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专栏申请| 原创投稿 | English
品牌联盟网 > 品牌公关 > 公关精英

公关一哥的艺术收藏之路

分享按钮 日期:2012-04-23 浏览:544 来源:《顶层》杂志

包一峰的办公室里满满当当令人目不暇接

不太能喝酒的小包收藏了王玉平创作于1997 年的这幅以酒瓶为主题的油画作品

  如果这十来年里,你在上海本地的从业史里经历过时尚业、媒体业、奢侈品业其中任何一项,那么看到这篇文章时基本上有95%以上的概率,你会对自己说“这个包一峰我认识啊”,或者更简略一些“这不是小包么!”以下这篇文章则试图告诉你更多关于小包的故事,而且主要是他热爱购买和收藏艺术品这方面的“好人好事”。

  三位响当当的“艺术导师”

  1995年,瑞士人劳伦斯在上海开了间香格纳画廊,但那时候还没有人预感到,上海本土艺术圈居然将在一个老外的努力工作和带头开拓下渐渐成形。

  劳伦斯的太太当时曾服务于瑞士联合银行,该银行在上海的开业晚宴选择了花园饭店,而当时正在花园饭店工作的包一峰就此认识了劳伦斯太太。之后小包的工作地点换到建国西路,刚好又跟劳伦斯家在同一条弄堂上。一来二去地,小包就这样结识了他的第一位艺术导师劳伦斯——他的第一次出手,就是在劳伦斯那儿买了肖小兰(现任上海美术馆学术部主任)的丝网版画作品,于是小包成为了香格纳画廊的第一个“本土买家”。

  小包解释道:“当时根本没想到要收藏啥的,只是因为跟劳伦斯的关系好。后来我想既然是朋友,我又喜欢艺术,不如每年生日就买一件当做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吧。我买的第一件作品劳伦斯还给了个对折,我才能承受得起,当时大家都在打工呢工资没多高的。”

  林明珠则是他的另一个导师。林明珠Pearl是香港著名富豪林百欣的女儿、上海衡山路31号的女主人。她曾留学英国学成商业管理和律师两个学位,但对此却毫无兴趣,因为她只认艺术这一种生活方式!如果查阅一下各类媒体对林明珠女士的报道,你立即会被那种瑰丽的传奇色彩打动,并愈发想了解这个用个性、强势、动感都很难一言概括的无拘无束的女人。

  90年代初林小姐被家族派到上海搞项目,而上个世纪末的上海会同时使用普通话、上海话、英语、粤语的语言人才并不多见,包一峰的工作经验和语言能力,使他获得Pearl私人助理的工作,在其半岛酒店和衡山路41号项目先后工作过。期间Pearl成立了对比窗艺廊,而这个机构当时主要经营来自欧美的艺术家设计家居作品。这些弥足珍贵的机缘令小包接触了很多外国的艺术品和艺术家:“Pearl无论是对颜色的感觉,或是对艺术家的感觉,都是非常超前的。我在她身边,看到了许多前卫的东西。”

  还有一个导师,则是如假包换的艺术家本人了——陈逸飞。包一峰的酒店工作经历令他擅长活动策划和实施,他的英语又能够帮助画家进行国际化交流,于是他通过陈娟红的介绍在陈逸飞最早开的模特公司里当起了兼职——“其实把我真正带入时尚圈的人就是陈逸飞。他倡导绘画、雕塑、时装、电影、杂志一起搞的那种大美学概念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而他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我当过陪同,也更加了解他的经历和他不少艺术创作的想法。”问起小包是否买过陈逸飞的画,他笑说没有啦。原本陈先生答应过送他一幅素描作品,但先人已去,这份美意也随风逝去……

  就是这样的三任导师,不分先后不分排名地从各个角度,给包一峰提供了浓浓的艺术养分,令他成为今天这个真心喜欢艺术的热心买家——连他自创十年的公司里,都满满当当挂着油画、版画、摄影、雕塑、装置各类作品。

  那些年和那些收藏

  我们很羡慕小包的“艺术收藏之路”跟上海当代艺术兴起的路径差不多可以重叠,而人生的不同构造其实多少蕴含在一些机缘巧合里面。

  面对这位从时尚起家的公关业一哥级人物,我们难免想知道他对奢侈品和艺术品的态度孰重孰轻。出乎我的意料,小包坦诚“我对艺术品的热衷其实远远超过对奢侈品的喜爱。奢侈品对我而言更多是工作需要,是跟品牌沟通的一种方式;而艺术品,则是我一直喜爱的,只不过早先从财力物力上来看不一定有足够储备。当下的艺术市场越来越热,那我觉得也可以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一种收藏,同时拥有那种保值甚至升值的功能,何乐不为呢?”

  包一峰目前较多购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除了喜爱之外,其较大的升值空间也是选择的原因之一。有时候,画廊还没签下来的年轻艺术家,包一峰就买过他们的作品,比如赵要的一个灯箱装置,就摆放在小包的公关公司大门内侧,“我买的时候,他还没签北京公社。当然,赵要签了画廊后,我还从画廊买过些他的作品,否则直接去跟画家买买破坏人家画廊行规也不好,但一般老客户画廊总会优惠的,甚至连画家都会跟画廊帮你打招呼。”其实包一峰的收藏名单上并非只有年轻艺术家,从当代艺术风云人物刘野、曾梵志、丁乙,到近代大师关良等等,他也都有涉猎。

  就这样一路买着收着,小包跟艺术家们也熟识起来。画家薛松的“拼贴”源自他靠近静安寺的“小剧场”工作室的那场大火,而包一峰之前就住在巨鹿路常熟路附近,当时的那场火灾他听说过没见过。而当薛松跟包一峰相识后,谈起那场火灾时俩人顿然生出亲切感来,他记得薛松也曾感叹过“你是第一个买我作品的中国人”。后来为了表示友好,薛松还专门为他创作了一幅“一峰”的拼贴作品,画面中的“峰”字显而易见,而那个“一”,却是由一条纵向的红色来担纲。小包由衷地说:“跟艺术家认识后,你再买他的作品,欣赏起来感觉就不一样了。”

  他买画的前提之一,就是要跟这个艺术家认识,“有机会跟艺术家直接沟通的话,才会比较了解他创作的目的和意图。油画还好些,那些比较抽象的装置或晦涩的影像,如果不跟艺术家聊过的话,就很难理解他的概念或是灵感来源。”而当他跟某些艺术作品产生强烈共鸣的时刻,就会决定出手了。

  问起包一峰心里还惦记些什么作品,他回答说对某些仇晓飞、李松松以及季大纯的早期作品都非常心仪,梁远芦的作品他去年已经在排队,但画家较少创作他爱收的小幅作品,所以还在继续等待中。

  上海的不少画廊,是小包常去逛的,除了香格纳、沪申画廊,还有JamesCohan、许宇画廊、东画廊、VanGogh、红寨画廊、艺博画廊等。有些新人展览,他看了觉得有意思,还会特地留下名片希望之后可以跟踪到该艺术家动态。小包亦是各类艺博会的常客,但他说自己很少在博览会时出手,如果喜欢某个作品,便会之后去那家画廊再看看。

  “我是比较怀旧的人,对中国元素的作品越来越感兴趣,因此现在比较关注新水墨。”虽然他不买书画,但拍卖行也会寄书画图录给他。各地的拍卖会,包一峰只要人在就会去,但他几乎不太拿号举牌,而只是作为旁观者了解市场行情。跟我们谈起对于二级市场的一些观点来,包一峰堪称明白人一个。

  一直跟明星厮混的包一峰在我们的询问之下也聊起那些喜爱收藏的著名面孔:张国荣在北京拍摄《霸王别姬》时经常去逛荣宝斋,之后愈发喜欢收藏艺术品,他还不断装修住宅并忙于调整艺术品的展示方位;刘嘉玲亲自去了蓝顶拜访周春芽的工作室,然后也订购了作品;范玮琪与黑人的婚房里收藏着梁硕的作品;歌星林依轮多年收藏,跟杨滨他们都有很好的关系;专业级藏家宋丹丹跟雕塑家向京根本就是朋友,她在微博上也常常力挺向京;张叔平除了自己买画,还经常帮圈内朋友做室内设计时提供购买艺术品的建议……

  艺术公关一哥

  2002年包一峰成立了霖杰公关公司,十年下来,媒体已给他“时尚公关一哥”的封号。他曾为许多世界一线时尚品牌比如Fendi、Dior等提供公关服务。2003年,也是劳伦斯的介绍,小包为曾梵志在上海美术馆的作品回顾展找到商业赞助并进行了公关策划,包括画册的印刷和开幕式的筹备。

  这是霖杰公关在艺术圈内的“处女秀”,因为服务对象首次被拓展至艺术领域,而这跟小包的艺术情结又是那么吻合,即便从公司业务来看,艺术界公关活动的预算、利润与奢侈品牌相比,至今仍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嘿嘿,这些现在很著名的艺术家我接触得还比较早,算是陪着当代艺术家们一起成长壮大起来。”后来,当代艺术圈里的美术馆揭幕、艺术家个展开幕等等,希望规模做大一些的,就可能会请小包来操办:比如MOCA的开幕展、民生美术馆的开幕展、北京前波画廊开幕、外滩美术馆的张洹个展等,都有霖杰的参与。

  那次小包给18画廊操办群展开幕式,他的朋友来参观后喜欢上了廖斐某幅作品。小包看了下,真心地对友人说“另外一幅跟它是同系列同一套的,要拿就一起。”我们听了觉得好玩,笑说他把没必要为客户提供从公关延展到销售的“一条龙服务”。他说不是啦,真是觉得作品好才跟朋友推荐的,而且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售价并不昂贵。而他们为18画廊的开幕式新创的“作品预览”项目更是深得媒体欣赏,因为不少采编人员通过这样的讲解可以部分脱离公关新闻稿件而进行更为深入的报道。

  其实包一峰独特的包头发型与黑框眼镜的配伍,早就像是icon一样为我们所熟悉。本刊工作人员为本职工作奔忙于各类个展、开幕式、艺博会,总是一眼就看到这个icon的出没。他的在场一则是为满足其心头的艺术爱好,但更多时候,是他的公关公司接了这些汇聚文人雅客的艺术cases。渐渐地,这个艺术收藏爱好者已成功变身为“艺术公关一哥”。(作者 程煜)

TAG:|公关精英|包一峰|霖杰公关|

网站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品牌联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采集,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侵犯到您的权益需要同本网联系,我们会立即处理!投诉电话:010-51581866转网络部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brandunion”关注品牌联盟官方微信公众平台。

热点图片